爱读小说
繁体版

16,捉摸不透的女人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x52dus.com

  我乘坐的9路公交车刚过医学院站,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还是我附近的那个温柔贤惠的小媳妇的手机在响。

  我很有兴趣地偷偷摸摸地留心她,看到她从肩上挎着的那个好看的坤包里掏出电话,看了一眼,就放在了耳边。

  立即,她那甜美动听的声音在周围空气中弥漫:“老公,怎么啦?哦,回来吃饭啊?不是要加班吗?哦,今天不加班了,那太好了,你想吃点什么?我回去就去买菜,没事,不麻烦,我去咱家楼下的超市,家里有豆角,咱吃豆角炒肉吧?我再买点西红柿吧,做个西红柿鸡蛋汤吧?什么?给你炒米饭?好的,蛋炒饭吧?没问题,那水果我就不买了,冰箱里还有半个西瓜,咱就吃西瓜吧。嗯,行,我给你榨西瓜汁。”

  听得我都妒忌死了,唉,他妈的你说她那个老公,该有多么幸福吧!现在,这么标准的贤妻良母,你到哪里能找到啊。她似乎并不关心这是在公交车上,身边还有很多人,也许她觉得尽管人很多,但谁都不认识谁,下车各走各的,所以,她还在继续:“老公,你早点回来哦,路上小心,哦,吃完饭我就不出去玩了,我还得先把你的衣服洗了。没事,不累。”天啊,做这么多活还洗衣服,有这样的老婆,此生也真该知足了,我忽然很想看看她的老公长得是什么模样,恁说,一个如此幸福的人该是什么模样?

  挂掉这个电话,我看到这个美丽漂亮温柔贤惠的小媳妇,拿着电话又拨了一个号码,不过,这一次,她说话的声音明显比刚才小了很多,但由于离得比较近,她打电话的声音我听得清清楚楚,我相信身边几个人也是能够听到的,她态度严肃地说:“你别过来了,我老公一会就回来,他不加班了。改天吧!”

  我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什么,只见女孩子认真的听着电话,嗯嗯啊啊地应着。后来她又小声说,“我怕你开车不看手机,发微信发短信你看不到,才给你打电话。”

  她又嗯啊了一会,然后又柔情蜜意地说:“嗯,我也是……我也爱你。并对着手机啪地亲了一口。并恋恋不舍地说,拜!”然后才意犹未尽地挂掉了电话。

  瞬间,轰的一声,我眼前那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坍塌掉了。妈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多会儿,我还对她的那个老公羡慕嫉妒恨呢,佯会儿,我突然同情起来那个被欺骗,被戴绿帽子的男人。

  这个女人,对她的老公,肯定是虚情假意,对她的情夫,才是真感情。我心里想着。

  可是,别慌,我突然又冒出一个念头,她要是同样爱着两个男人呢!我摇摇头,有这种情况吗?不知道。唉!这个社会啊!我又想到了自己,恁说,我那个母夜叉一样的老婆,也会这样给我戴绿帽子吗?她对我,从来没有柔情蜜意过啊!

  你如果天天乘坐公交车,还能遇到其他稀奇古怪的事情。

  前两年,传出来一阵风,说是郑州市直还是省直单位要取消公共用车,有些干部们就开始乘坐公交车。

  一天早上,在拥挤的人群里,有一个穿得整整齐齐的中年男人也在挤公交车,看样子就是一个机关干部,他笨拙的举动,一看就是很少挤过公交车。他上车以后,手里举着公交卡,对着公交车司机扬扬手,就往里挤去。

  黑黑胖胖的公交车司机叫住他,对他说,“读卡!”他看了司机一眼,把公交卡拿到面前,用略带河南口音的普通话,用只有公交车司机和旁边的几个人才能听见地声音,字正腔圆地念道:“郑州市公交IC卡!”那些听到他说话的几个拥挤的乘客,略带诧异地看着他,还有几个露出嘲讽的表情。

  司机用下巴指示他,“到读卡器那里读!”穿得整整齐齐的机关干部又向外挤,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热的,他的鼻头上沁出了小小的汗珠。他挤到读卡器跟前,身体站得笔直,面容严肃地对着公交卡,再一次用略带河南口音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地念道:“郑州市公交IC卡!

  ”哄”的一声,几乎整个车厢里的乘客都大笑起来,笑声好像要把汽车的顶棚给掀掉。那个黑胖的司机,本来脸很严肃,这时,也不仅哈哈大笑起来,而且笑得前仰后合。

  穿得整整齐齐的机关干部,显然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面色通红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表情十分尴尬。

  这个时候,一位三十多岁的,心地善良的女士,伸手从穿得整整齐齐的机关干部手中接过公交卡,在读卡器上刷了一下,“嘀”的一响,然后,那个善良的女士,把卡还给穿得整整齐齐的机关干部。

  穿得整整齐齐的机关干部感激地对她忙不迭地说着,”谢谢!谢谢!”然后,红头涨脸,狼狈不堪地向后面挤去。

  其实,郑州的公交车司机,很少有人说读卡,基本上都是说“刷卡”,如果是这样,那个第一次用公交卡的穿得整整齐齐的机关干部,又该怎么去“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