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
繁体版

??12、奇怪的郑州公共设施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x52dus.com

  其实,不仅仅是马路,实际上郑州还存在着许许多多的问题。譬如说二七广场的电动扶梯。大约姆(估计)是前几年建好的,可是,建好了就几乎没有用过,一直是立着提示的牌子。牌子上大概有三个方面的内容:高峰期间,暂停使用;雨雪天气,暂停使用,正在维修,暂停使用。好像是三个牌子,交替使用。不管哪个牌子,反正就是告诉你电动扶梯,暂停使用。好像是刚刚建好的时候,偶尔运行过几次,就再也木扭动过。政府为了方便百姓出行方便的举动,就这样成为了泡影。我觉着,肯定是那些管理单位为了省劲,而不愿意开动这些电动扶梯。这样一来,可能是几百万的资产,就成为了废品。这不是巨大的浪费吗?

  还有郑州市内的人行过街天桥。你留心一下就会知道,郑州市内的过街天桥,如果仅仅是单单过马路的一条,还没有什么问题,建好就行。要是建在十字路口的,就很奇怪,很少有完整的。就是郑州市最为繁华,最为热闹的二七广场,其人行过街天桥,六条马路上面,也只有北边的二七路,东北方向的人民路,东边的西大街有天桥,而南边的德化街和西边的正兴街和解放路上,就没有天桥。二七广场北边不远的地方,是郑州市著名的百货大楼,门前有个十字路口。这个路口的过街天桥是横跨在东太康路上,只有路口的四分之一。顺着太康路向东,到人民路交叉口,这个十字路口的过街天桥是二分之一。过街天桥只架在正东方向的商城路和西南方向的人民路。而东北方方向的人民路和西方的东太康路上,却没有天桥。还有花园路和东大街交叉口的天桥,也是缺一边。可能大家都记得,前几年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在网上,全国各地的人们,都曾经议论和指责过郑州人素质不高,旁边就是过街天桥,上面行人寥寥,地下,是人们一窝蜂地横穿马路行为。当时网上曝光的那个过街天桥,位于嵩山路和棉纺路的路口,外地人不知道,那个天桥只有路口的北边,既嵩山路的一侧有。四条道路只有一条有天桥,三条木扭。你说,行人过个马路,走了高架天桥,下来还得横穿马路,那谁还非要费劲爬那个过街天桥?至于像紫荆山那样的三层立交桥,两层立交桥有不少,但是,那根本就木扭行人的什么事,那是专门修给汽车的。没有人能够说清楚,郑州市的人行过街天桥,为什么只修一半?或许是为了树立郑州的特色?当然,修建完整的人行过街天桥尽管不多,也还是有的。就像文化路和黄河路交叉口的人行过街天桥,文化路和东风路交叉口的人行过街天桥。不信你去看看,那两个地方,过街天桥上,行人还是不少的。当然,素质不高、放着天桥不走,横穿马路的郑州人还是很多的,说比比皆是也不为过。

  现在,因为修地铁,文化路黄河路交叉口的天桥已经扒掉。因为这种没有一点前瞻性的规划设计,郑州这样修好不长时间就扒掉的立交桥还有很多。还有就是快速公交车的站台,据说修建一个快速公交车站台要花一百多万呢!对于这些设计施工者来说,扒就扒了吧,反正花的也不是他们家的钱。而且重新设计,重新施工,他们又能大赚一笔!

  说到前瞻性,还要说一说郑州市内的高架路。一条南北向的京沙快速路的北段,是五车道,向北是出城的,三车道,向南,是进城的,两车道。这条路从开通那一天起,早高峰时间就是大拥堵,天天如此。难道说设计者真的不用计算现在的车流量和以后的车流量吗?另外一条东西方向的陇海快速路也是这样,一开通,早晚高峰期都是堵得稀里哗啦。既然这样,干嘛要花巨资修建这样的快速路呢?

  再说郑州的马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郑州的车多,还是郑州的车重,要么就是郑州的胖子太多,反正是都把很多的马路都压坏了。在郑州市内,不管是大街还是小巷,平平展展的马路,还真是个稀罕物,哪怕就是刚刚修好不久的马路,也像麻子的脸。许许多多的路面,反正都是高低不平,坑坑洼洼,有些像大旱以后干涸的河底,干涸的水库底,都是裂纹。有的像我们每家都用的搓衣板那样,还有的又像是老鳖的盖子。还有让人奇怪的是那个在马路上面的马葫芦盖,要么是,突然高出路面一大截,要么是,忽然洼下去一个坑。老百姓都觉得,要把马葫芦盖子修成和地面一般平,可能需要非常高深的学问和技术。前些年,看到那些卖外国车的,说他们的汽车怎么怎么,是为了适应中国的路况。那个时候,我还非常不服气,好像中国的路况很差似的。现在看看郑州市内的大大小小的马路,我知道,那些外国鬼子们还有他们的代理人,说的是多么的正确,尽管他们是为了推卸责任。

  郑州还有另外一大特色,就是路面塌坑。位于郑州市中原区的西三环,据说修路花了多少个亿元,但是,前两年,在通车不过五个月的时候,路面就塌陷了十五回。这也惊动了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主流媒体,使之成为闻名全国的事情。就在西三环塌陷第十一回的那几天,金水区的东明路姚砦路塌陷,再过一天,金水区的南阳路东风路塌陷。郑州的路面,接二连三的塌坑,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有关部门和有关单位贪污腐败导致的豆腐渣工程。但是,好像当地的纪委却不屑于去查一下这些事。至今,没有一个人为这种事情负责,更没有因此而抓起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