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
繁体版

1、等车(1/2)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x52dus.com

  河南郑州。

  解放路二七广场公交车站。

  落黑(傍晚)时候。

  似雾似烟又似云的雾霾,肆无忌惮的充斥在几乎所有的空间和时间。它们在有高有低,有胖有瘦,有黑有白,有深有浅,有几分随意,又有几分凌乱的商厦、宾馆、写字楼中游荡。几棵半大不小的梧桐树,战战兢兢地在汽车流、电动车流中躲躲闪闪,生怕那些不要命的把车开得飞快的司机们、骑得飞快的电动车手们撞上它们。它们如果被撞,就是被撞得遍体鳞伤,血流满地,也不能去医院包扎,就像农民工朋友那样,有了病,舍不得花钱上医院,只能硬撑着。西方天空那个不知疲倦的日头(太阳),躲在稀稀拉拉的几棵梧桐树中,不知道是被浓厚的雾霾,还是被这些乱糟糟、横冲直撞的汽车、电动车还有拥挤的人群,气得羞红了脸,像一个九头崖的月饼那样,紧紧地趴在天上,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摔成八瓣。

  两排公交车站的站台上,都挤满了等车的人群。站台上已经站不下那么多人,许多人的只好站在站台下,人群把快车道蚕食了许多,那些汽车司机恼怒地按着喇叭,汽车喇叭声滴滴滴滴响成一片。后头,那条窄窄的、坑坑洼洼的慢车道,也几乎被等车的人占据,那些横冲直撞的电动车,此时也没了脾气。只能拼命地按喇叭按铃,他们的喇叭和铃声,尽管也很生气,尽管也很恼火,尽管也很愤怒,但是,却要比汽车喇叭逊色得多,行人躲起他们,行动就要迟缓不少。

  那些等车的人们,都是上班族,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时候,大家都急不可耐地要坐公交车回家。公交车就像单蛮儿(故意)要气气他们一样,就是不愿意过来。让这帮人伸着长长短短的,胖胖瘦瘦的,黑黑白白的,粗粗细细的脖子,一起扭向左边,好像有人喊口令那样翘首期盼。他们焦急的,望眼欲穿地朝着公交车来的方向瞅着。有的人急头挂脑的,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当然,也有一些人不慌不忙,气定神闲地看着手机,还有人在轻松地说着话。两个身材不高,腰身粗壮的小女孩,一看就是典型的河南妞,正在嘻嘻哈哈的打闹着,圆圆的胖脸上,洋溢着欢快的,无忧无虑的笑容。

  我今儿个下班不回家,而是要去西郊的老丈人家,要在二七广场解放路上坐909路公交车。实际上,我下班回家也是坐909路车或者是9路车,只是方向正好相反,车站是在二七广场人民路上。俺咻(老婆、媳妇)的老爹,也就是我的老丈人,今天过61岁生日,所以,夜儿呵(昨天)俺咻就对我说,今儿个下了班,要去老丈人家给她爹祝寿去。去年的今儿个,他老人家刚刚过了60大寿,所以,今年的庆生规模就小多了。白天,大家都正常上班,晚上下班以后,再去他们家一起聚聚,给老头祝寿。

  俺老泰山家住在陇海西路的中原新城,是大舅哥给买的房子。俺大舅哥在省直机关上班,是一个颇有实权的处长,家里有的是钱。本来大舅哥是打算在郑东新区给他爹买房,因为郑州人都知道,郑东新区才是富人住的地方,西郊(郑州人一直把京广铁路以西的地方,叫做西郊,实际上,现在真正的西郊,应该在西三环以西,虽然中原新城已经和京广铁路有相当一段的距离,是西郊的西部,但还是在桐柏路两边,而桐柏路,只是郑州的二环路。)是郑州市直机关所在地,当然,还是以前郑州的主要工业区。由于老岳父是二砂(中国第二砂轮厂,1953年东德援建,占地800余亩,系国内最大的砂轮厂,1993年,成为河南省第一家上市公司,更名为白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退休的,一直就住在西郊,在这嘿(这里)住行意(习惯)了,根本就不愿意去东区,何况,在这嘿买房,要比在东区买,一般大的面积,能省下不少钱呢。

  我家住在花园北路西边,东风渠东边北边的圣菲城。金水区历来是郑州市的高尚社区,在整个郑州市,除了郑东新区,就是金水区的房价最高了。因为金水区这边是省直单位所在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河南省省会从开封迁到郑州,金水区就是河南省直机关的大本营,当时为数不多的几个高校,也大都在金水区。所以,平日里,好像住在金水区的人,无形中要比其他几个区的人高贵一些,当然,其他几个区的人未必就觉得低人一等。

  今天的909路公交车,就是像发癔症似的,不太正常,半天都没有看到它的影儿。我抬起胳膊,看看手表,六点四十五分。58路车和6路车已经过去了4辆,而我要坐的909路,连个影儿都木扭(没有)。郑州的公交车就是有这个毛病,有时候好半天不来一辆车,而一旦过来,那就是一大串,有时竟然会挨着连来四五辆。每来一辆公交车,人流就像潮水一样,涌过去,然后又争先恐后地把自己塞进车里。看着并不大的公交车,可能作货(装得多),那么多人装进去,也冇(没有)撑着。当然,它也有实在吃不下去的时候,当它闭不上嘴唇的时候,也不得不吐出来一两个。被吐出来的那些货(家伙,人),尽管心有不甘,但是,也无可奈何。

  我正像大家一样,伸着脖子望眼欲穿的时候,俺咻打电话过来,问走到哪了。我告诉她909路一直没来,我还冇坐上车时,这个信球(傻)、滕种(有点二的意思)在电话里就毫不客气地骂起来,“你个傻屌,你不会坐9路哇?还有K9路,都到中原新城!你脑袋瓜子就不会转转圈,*一根筋榆木地脑(脑袋)!日嘛抓!”俺咻是洛阳人,一不高兴,她就是满口洛阳话。电话里你也不能给她对骂,我只能忍气吞声。我狠狠地挂了她的电话。这个妻孙,半夜门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