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
繁体版

第714章 血腥的一天(1/2)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x52dus.com

    杜月笙本是黄金荣之弟子,年龄也小着一代,算是上海滩的后起之秀。凭着相当的智谋和果断,他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游刃于商界、军界、政界,触角伸向金融、工业、报业。现在他已是与黄金荣、张啸林平起平座的大哥了。

    对人民党的请求,他没有二话,拍胸答应。一者是在这种强大的爱国潮流面前他的个人之“义”被激发,二来也是他信奉“钱财用得光,交情用不完”。人民党在上海滩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终归是要取回它的控制权的,实力在那摆着呢。

    现在不打点,到了那一天,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虽然他在奉系崛起时有些人脉,但是人脉也是需要经营的。

    黄金荣在人民军进入上海后干脆利索地放弃了租界外的一切地盘和利益,并未像此前许多人猜测得那样和新政|府硬顶,宁愿被人家说他“老了,胆子也小了。”

    杜月笙却认为黄金荣是相当明智的。在三年前,从黄金荣与浙江督军卢永祥之子卢小嘉为吸引露兰春的眼球而发生的一场闹剧最后以黄金荣惨败告终时,杜月笙就认为:民不与官斗,哪怕是再大的黑社会都一样。

    这个事上海滩几乎无人不知,讲起来这恐怕是曾经和张汉卿并称“民国四公子”的卢小嘉一生最“恒赫”的事:大闹上海共舞台。

    1922年,上海流氓头子黄金荣为了捧坤伶露兰春,特意建了一个舞台,取名共舞台。每天都是流氓打手分踞四座,只要黄金荣鼓掌,他们就拼命叫好。直到有一天,忽然有一个翩翩青年在包厢里大声喝了一个倒采。原来卢小嘉也看上了露兰春,想出风头惹她注意,却不知道这层关系。

    这无异于太岁头上动土。不是跟黄老大过不去吗?黑社会之所以说是“黑”,在于他们没理硬找理、有理亮拳头。在心上人面前感觉丢脸的黄金荣,当场让他的手下小弟把卢小嘉拖出去毒打了一顿。

    当时不知道惹的是谁,直到第二天卢小嘉仗着其父的权势,指使当时上海淞沪护军使、卢永祥的老部下何丰林把黄金荣绑架到龙华的何公馆,关在一个地牢里,受尽折磨,后来还是在杜月笙的斡旋下才得以脱身。

    受此大辱的黄金荣到底也没有鼓起勇气再向卢小嘉挑战,还严厉约束手下不得再与卢小嘉冲突。他是个明白人:卢小嘉搞死他不会有任何事情,他要是搞死搞伤了对方,不但上海滩呆不下去,恐怕死都不知道坟墓在哪里。

    不但他不敢动卢小嘉,还要防着别人动他,以免泱及池鱼。

    卢永祥这么强的实力,在人民军的打击下也就是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崩盘了,据说人民军那会只运用了不到十之一二的力量。随着人民党人民军体系在中国大地生根,不用算术多好,脑子不傻都知道,人民军是更不能得罪的存在。

    现在人家请他办事,还有什么好说的?从道义上讲他也得好好做啊。所以当五卅中需要“最有群众力量之人”加入的时候,杜月笙立刻取消了所有的应酬,说他有正经事要办,而暗地里却开始调兵遣将。

    他要求手下:“尽可能派人出席九亩地的群众大会;尽可能保护人民党人的安全;尽可能维护会场秩序;造成人民党提出的一切意见。”

    5月30日,学生联合会分派多队在租界内游行讲演,当天上午,一部分学生在南京路又被捕,关在南京路老闸捕房内。市民和学生听了之后十分愤怒,发动学生及群众共千余人,徒手随至捕房门口,要求释放被捕者,并与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巡捕对峙。

    僵持到下午三点左右,突然之间,英捕头爱伏生竟下令开枪向群众射击,当场死学生四人、重伤30人,重伤人员中后来又有十三人不治身亡。租界当局更调集军队,宣布戒严,任意枪击,上海的大学校竟遭封闭。

    在历史上,这叫“五卅惨案”;在现在,它只能叫做“五卅事件”,因为人民党的后手让它更血腥。

    惨案发生后全国震动,北京学生第二天即响应,全国各大都市学生也先后罢课,风起云涌,进行反帝国主义示威运动,民意沸腾。

    知识分子领袖章太炎发表《为上海英租界巡捕残杀学生之通电》:“以为英捕而不治罪,固不足以肃刑章,英捕而果治罪,亦未必足以防后患。惟有责成外交当局,迅速收回租界市政,庶几一劳永逸,民庆再生。”已经把矛头指向了惨案根源----租界本身了。

    中华民国外交部奉命立即向英国驻华公使约谈。破天荒地,外交部长顾维钧没有任何礼仪上的风度,只对公使说了一句话:“我奉命知会阁下,请转告你的政|府,鲜血必将用鲜血来偿还!”

    其后,中国人民党中央委员会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一暴行,并要求所有当事国特别是英国“在其后的调查期间,停止屠戮暴行,否则在沪人民军将毫不犹豫地行使保护国民安全的义务,由此发生的一切责任,都应由英国政|府承担!”

    有政|府的强硬回击,有全国人民的鼎力后援,上海租界内工会组织了更大范围的罢工。在此期间,人民党上海、江苏、浙江三省党部组织发起各界募捐以接济罢工工人的生活,怀着巨大愧疚之心的杜月笙带头捐出大笔款项,获得舆论的高度赞扬,也使他的声望青云直上。

    惨案发生,张汉卿在愤怒之余,自悔地想到:自己将英帝国主义想得太简单了!本来只是将日本为主要假想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