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
繁体版

16、娶后娘(1/2)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x52dus.com

    小秀才忙帮着拍背:“阿坝,你别急,慢慢吃。” 闻言薛寅松又是一阵猛咳,好半天才收了声道:“你不要叫我阿坝。”

    “却是为何?”

    薛寅松词穷,只得硬着头皮道:“你我平辈论交,这样叫过分亲昵了些。”小秀才点点头道:“那好,还是叫薛兄吧。”

    薛寅松这才咬了口饼,违心的表扬:“这腊肉蒸得不错。”小秀才高兴了,忙又递饼给长辉,招呼他好好吃饭。

    小秀才看着远处翻好的地问:“你挖些沟渠做什么?”

    “明天担些农家肥埋上,来年种稻米就能长得好。”

    小秀才自然不懂种地,好奇的问道:“我家哪里来的农家肥?”

    “猪粪兔粪鸡鸭粪人粪混合起来就行。”薛寅松答着,只见小秀才和长辉却再也咬不下去饼,直愣愣的看着他。

    长辉吐出饼问:“阿坝,这个饼是大粪种出来的?”

    薛寅松点头:“当然,不浇粪怎么能种麦,没有麦怎么做饼?”两只顿时失去食欲,把饼放下不肯再吃。

    薛寅松却不劝他俩,自己好整以暇的吃咸菜毛豆,一边吃一边休息努力蓄精养锐。

    小秀才见他吃得香,眼巴巴的看他吃完收了碗筷道:“你晚上几时能耕作完?”

    “恐怕要日落时分,今天得把这块地全部耕完,明天再担粪肥掩埋,总要努力点才是,不早日种下心里不踏实,家里的粮快没了,再耽误几天就怕要挨饿的。”

    小秀才忙道:“我被打发出来时有100两纹银,加上自己这些年还存了十几两,中间用去些,大约还剩三十两左右。”

    薛寅松想了想答道:“等我把这片地平整出来,便向你支些银钱去买种子,要进冬了棉被棉袄都要备下,这三十两不精打细算着怕不够用。而且这山里肯定比秦川城冷,还要给你和长辉备些木炭,再去买些米粮储着,还有油盐酱醋糖米茶,这都一天也断不得的。”

    小秀才都一一听了笑道:“这些薛兄拿主意就是,回去我便将银钱取了交与你,你一一置办。”

    薛寅松推却道:“虽然平辈论交,身份上还是主仆,银钱却是不便让我收着,到时我们一起去趟城里置办吧,顺便带长辉逛逛。”

    长辉早竖着耳朵,闻言立刻扑上去道:“爹,我要去我要去!”小秀才抱着他拍了两下笑道:“知道了,那以后每天要多认五个字才是。”

    裴长辉撇嘴:“最讨厌爹爹了!”说着又去扑薛寅松,却被笑着挡住:“这事你爹做主,找我没用。”

    长辉只得又扑到小秀才身上,埋在他怀里生闷气。

    下午到底不比早晨有力,薛寅松埋头干到太阳落山也没刨完,不甘心的收工回家,只见小秀才和长辉正在手忙脚乱的做饭。

    中午的咸菜毛豆还剩了点,小秀才切了点葫瓜炒了个瓜片,取了两条茄子做的素炒茄条。

    因为油少,茄子还有些生,小秀才涨得脸红道:“这茄子真是不容易熟,我在锅里炒了很久。”

    薛寅松累得不想说话,闻言还拿言安慰他:“挺好吃的,你们多吃点。”

    小秀才见他闷头吃饭,有些担心的问:“薛大哥,是不是身体不适?”薛寅松差点又喷饭,他记起初中时候班上女生躲体育课时最爱用这身体不适的理由,脸色有点难看;“没有,你多想了,只是今天有些累吃了饭要早点睡,长辉今天跟你睡吧。”

    长辉不乐意了,跟着阿坝多好啊,有人哄有人讲故事,于是抗议:“不要,阿坝,我要跟你睡。”薛寅松答道:“我今天累了,要早点睡,没力气讲故事。”

    长辉顿时撇了嘴道:“阿坝,我想跟你睡……”

    薛寅松安抚道:“这两天阿坝累了,你跟着爹爹睡,过几天阿坝多给你讲几个故事好不好?”

    长辉点头,立刻乖乖的答道:“要听那个胡萝卜丝的破案故事!”

    “是福尔摩斯。”

    “恩恩,胡二螺蛳。”

    薛寅松一夜好梦,但起床时发现腰背更为剧烈的酸痛,知道是因为乳酸沉淀的结果,虽然不想动但也只能咬牙爬起来。

    他胡乱吃了几口早饭便挑了粪桶出门,前脚刚走翠姐就登门拜访,因为是躲着母亲来的,小秀才一开门她便挤进门去。

    小秀才吓了一跳:“姑娘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事?”

    翠姐年方二八,出落得亭亭玉立,乡下姑娘没什么好的衣服首饰,穿了件水蓝的布衫,梳了个双螺盘云髻,斜斜插着支花。

    她并没有一般姑娘的羞涩,进门就跪下道:“公子救我!”

    小秀才忙去扶她,又觉得男女授受不亲,忙放开手只虚扶一把。翠姐站起来哭道:“我叫翠姐,是村北陈二牛的大女儿,我自幼与本村猎户陈池指腹为婚,如今母亲大人贪图享受看上秀才大人的家产,便欲与陈池悔婚,望秀才大人救命则个!”

    小秀才一愣,忙道:“我却没听说此事,姑娘莫非是弄错了?”

    翠姐掩面抽泣:“我如何能弄错,本村的秀才也只有两位,一位是您,一位便是里正大人。此事我是偷听母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