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小说
繁体版

27、结渔网(1/2)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x52dus.com

    薛寅松一大早忙了一圈把牲口都喂了,又抓了两把糠壳喂鸡,这才坐下来休息。

    现在家里吃得最好的不是人反倒是是这些牲口,每过几天他都会去河里捞些鱼骖小虾磨碎了混在精料里喂鸡鸭和猪,这一个个吃得摇头摆尾的长得也快,来家一个多月竟然大了整一圈,偶有邻居来看了,都说喂得好还打听吃什么草。

    薛寅松盘算着手里的钱又用了一两,可地里的菜秧子窜了才不到两寸长,要等着吃菜至少还要一个月,这日日买菜买肉银钱消耗也确实太大。

    该是上山的时候了,老头子不愿意也没办法,不上山打点野味,日日靠买猪肉也不是个办法,最紧要是村里并不是天天都有人杀猪,而长辉秀才虽然都瘦精精的,却都是捞肉大王。薛寅松已经把长辉当自己的亲儿子看,当老子的自然就算自己剩着点也要买给儿子吃的么!

    他越想越觉得该是上山的时候,趁着老爹眯眼坐在树荫下休息,凑过去便把上山的想法讲了一遍。

    薛老爹当然不愿意,他卖了房子和地来投奔儿子,打的主意便是养儿防老,平时要下地劳作不说还得兼任伙夫,现在还要上山打猎,于是抗议道:“免费劳力的不干!”

    薛寅松知道老爹的性子,立刻保证道:“打来的皮子全部给你换酒喝,而且上山前买壶好酒,如何?”老爹摇头道:“不是我不肯上山,这还不是打猎的季节,现在草还没完全枯黄,还要再等等。”

    薛寅松道:“我也知道,往年你带我上山总是等到草枯尽了才去,兔子也肥草狐的毛也密,可如今我身上余钱不多,花销又大,且不说过年,就是这点钱恐怕都撑不到过年。”

    薛父骂道:“你看看你,每天都买肉吃,这样的花销如何能够?”薛寅松叹口气:“你是我爹,以前你供我吃穿住,虽然日子过得不富裕,却也没克扣过,都是让我放开肚子吃。如今你来了这陈家村,我这不也是想对你好点么?”

    薛父哼了一声:“只怕是对前院那两个好点吧?”薛寅松嘻嘻的笑,涎脸凑近道:“爹,那不也是你儿媳妇和孙子不是?便宜得个大孙子,还少养了六年,你赚死了!”薛老爹想了会道:“我前段时间让你晒着的苎麻呢,去拿来。”

    薛寅松去院角抱了两捆过来道:“晒了这许多,够不?”薛父看看道:“还少了点,今天将就用吧。”说着蹲在地上取了一根干枝用木头细细的砸了一遍,撇去表面的浮壳,剩下里面的纤维来。

    “你照我的样子把这一堆都清理出来,我们编张渔网下河捞点鱼来先对付几天。”薛父说着,回房取了个梭子套上苎麻丝然后开始搓线结网。

    薛寅松有些疑问,因为村边那条河并不算大,摸点螺蛳泥鳅的也许还行,但这鱼却真没见着人捞起来过:“爹,若那河里有鱼,村里的人早就去捞了。”薛父瞪了他一眼道:“这河沟怎会有鱼,就算是有,也不会超过两寸长,我们去外面那条大河。”

    薛寅松想起站在村头能看到的远处那条河,有些疑问:“那河不近吧,我估摸着至少要两天来回。”薛父点头:“先编网,明天一早走,你去借辆车来,狠捞一把,说不定还能卖钱。”薛寅松有些怀疑,但他对父亲有种直觉的信任,立刻答应了出门借车。

    薛老爹的手指很灵活,五根粗短的手指来回的翻绕穿插,很快结了一小块。因为苎麻丝不够多,网子也结得不细密,这样也好,只捞大鱼用盐腌了挂在屋檐下,北风一吹就能冻得通红,到时不管是炖是煮都能鲜死人。

    薛寅松很快借了牛车回来,找邻居英子家借的,刚买的小牛,英子爸有些不舍得,嘱咐又嘱咐。

    薛父抬眼没见着车,奇怪的问道:“那车呢?”

    “我看他那么舍不得,干脆邀请他一起去捕鱼,说好了,捞起来的鱼分三份,网子他也有。”

    薛老爹挑挑眉毛,真不是他小气,他宁可要车不要人,多个人未必能帮上什么忙,还要分走一份鱼……算了,看在牛车的份上,以后有钱了自己养头牛才是。

    “明天几点走?你们说好了没?”薛父问道。

    “四更,鸡叫二遍就出门,我们还要准备什么?”

    薛父想了一会道:“带床被子,我们要在外面呆几夜,把盐、香料、柴刀什么的都带着,再砍些竹子备点细蔑条,到时捞起来的鱼全部腌好挂上。”

    薛寅松听着来劲了,若不是家里还有牲口需要人照应,真想把秀才和长辉都带去,一家人开心去露营。

    可惜薛老爹完全没那么罗曼蒂克的想法,拉长了脸又取了一捆稻草来打草鞋,说是下河穿着防滑。

    晚上四个人吃完饭,老爹去了厨房烙饼当干粮,薛寅松拉住秀才细细吩咐:“我和爹去河边走一趟,不走远了,三五天就回来,你和长辉好好呆在家里,没事少出门,家里菜品我都备了些,够你们吃三天,三天后有人送菜到家里来。兔草猪草等也有人送来,草钱等我回来再结。你和长辉在家要仔细些,好好的喂着牲口,晚上要锁大门,切不可在又床上看书。”

    小秀才一一答应了,心里未免有点羡慕,只是家里牲口的确需要人照料,只能怏怏的听着,不停的点头。

    薛寅松看他的样子笑道:“下河是个苦活,这天水都冷得刺骨,别以为我们是去玩,你在家把牲口都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